当前位置:首页 > 宏观金融 > 国内新闻

起底安邦吴小晖的三次婚姻

  • 2017年04月30日 09:32 来源:夏文祥
  • 收藏:

近日关于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的消息可谓是一浪高过一浪,而一向低调的吴董事长却一反常态的频频出现在镜头前。所有的一切或源于此前小编在《安邦回应民生银行贷款 总资产远超太保新华》中撰文称,近日有海外媒体报道称,保监会前主席项俊波在接受调查时供出了吴小晖所涉及的问题。

中国资金管理网4月30日撰文,其后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4月26日在安邦总部接受《新京报》记者采访时谈到安邦未来30年的战略重点就是做养老和医疗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他想证明些什么。不过资本市场却不买账,隔日安邦概念股集体出现大跌。收盘时,金融街跌8.66%,金风科技跌3.50%、万科A一度跳水跌逾6%,且万科A、金融街资金净流出额均位于前20名。

关于吴小晖的发迹史,要从他的三次婚姻说起,从而实现了他人生三次大飞跃。

据悉,吴小晖最早在温州平阳县工商局工作,娶当地官员女儿为妻,下海做汽车生意,挣了第一桶金。后攀上红通一号人物杨秀珠和杨秀珠的干哥哥,并通过他俩结识南怀瑾。此后又攀上时任杭州市长、后任浙江副省长卢文舸,吴离婚娶卢女为妻,后又离婚再婚,十年前再离婚又结婚。第三次婚姻的时间是在2004年。

关于第三次婚姻,有知情人士透露称,与陈小鲁的关系是吴小晖能和第三任妻子成婚的原因之一。陈小鲁的密友曾表示,没有陈小鲁,吴小晖永远不会认识第三任妻子。在90年代,陈小鲁曾聘请其在自己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任职。陈邓两家曾是邻居,关系极为亲密。

和第三任妻子分手时间大概是在2015年之前,很可能是2014年,但绝对在2012年之后。也就是说,安邦蛇吞象吃掉成都农商行时,第三次婚姻仍处于有效状态。直到2014年,第三任妻子从安邦系的股东中彻底退出,其家族迅速和吴小晖划清界限。

此后阻力开始出现。从2014年末起,安邦就从二级市场增持民生银行超过了20%。但是作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,安邦始终不能进入民生董事会,只有独立董事资格。

安邦在海外的大规模投资使用了高杠杆。特别是在外储下降早已引起国家的高度重视情况下,安邦仍一意孤行,2015、2016乃至今年,继续大肆进行海外收购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16年3月14日,安邦与美国私募股权基金J.C. Flowers Co和春华资本组成财团,向喜达屋酒店及度假酒店国际集团主动提交的非约束性提议,愿以每股76美元的现金收购喜达屋所有股票,总耗资需要约128亿美元,这个价格较4个月前万豪收购喜达屋的出价108亿美元高出近20亿美元。4天之后,安邦进一步增加筹码,将价格提高到每股78美元,总价格达到132亿美元。

连时任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也看不下,保监会对安邦的海外并购明确表示不支持。理由之一是安邦的境外投资,已经碰触了保监会关于“保险资金境外投资不超过总资产15%”的监管红线。导致安邦最后不得不突然放弃。

当时和安邦联手的春华资本的建立者是胡祖六。胡祖六,1963年生,曾任美国高盛投资银行经济研究执行董事,1991年至1996年间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官员,先后供职于亚太局、财政事务局和研究局。1996年4月起至今,兼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与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。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。

正如小编在《安邦吴小晖接受采访 概念股今遭重挫》文中所说的,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——全球跨境直接投资(FDI)分论坛上,中金公司原总裁兼CEO朱云来“挤兑”了一把安邦集团CEO吴小晖,称安邦收购华尔道夫做成住宅,是典型中国的打法,就像空手套白狼,美国人也不傻他们怎么不做,纽约独一份被你落着了。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怎么不掉我头上?

在小编看来,能被小朱总挤兑的人或许当今只有吴小晖一人。从更深层次看,在没有了第三段婚姻支持后,民生银行以及海外收购带来的或许只有无尽的危机。对于我们大众而言,只有远离安邦以及安邦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。

1-1.png

1-2.png

起底安邦吴小晖的三次婚姻 |资金管理网
关键词: 安邦 吴小晖 民生银行 海外并购 项俊波
评论(0)